沉痛悼念ATCMS顾问黄羡明教授


中国针灸界泰斗、本会(美国中医药针灸学会)顾问黄羡明教授于2011年10月29日上午6时50分在上海因病逝世,享年
92岁。
   黄老驾鹤西去,使中美中医针灸界痛失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和良师。本会在获得这个不幸消息后,于第一时间联
系上海黄羡明教授治丧委员会,代表学会全体同仁对黄老的世逝表示沉痛的哀悼!
  黄老于1920年出生于中医世家,1938年毕业于丁甘仁先生创办的上海中医学院。针灸医术得益于其父的传授,
内科方脉师从包识生深造。50年代中期他担任上海第一医院中医科主任期间,与同事们探讨“针灸麻醉”并取得初步成
果。1958年创用针麻术于扁桃腺摘除术,在国内首次使用针麻术。1964年之后参与创建针灸经络研究所并任副所
长、所长,其后还担任WHO国际针灸培训上海中心主任。他是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1991年被评为全国500名名中医
“师带徒”导师之一,并被评为上海市的名中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黄老毕生致力于中医针灸事业。他悬壶济世逾70年,为中国现代中医针灸的发展、为中医针灸教育事业作出了巨
大的贡献。他积极推动中医针灸国际化,为实现中医针灸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和发展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为了宏扬祖
国医学,他以七旬高龄远渡重洋来到纽约,在这个世界大都会里以其精湛的医术让众多的美国民众亲身体验到中国针
灸的神奇疗效。在美近20年间,他热心于中医针灸专业社团工作,为促进美国中医针灸业的健康发展奉献心力,为保
护美国中医针灸业者的专业地位和权益奔走呐喊。作为本会的顾问,他积极倡导民主、学术、非盈利的办会理念,为
本会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在本会成立大会上,他亲手书写了“团结和谐,公私分清;传统医学,继承创新;
民主办会,前途光明”的横幅,已成为本会工作的宗旨。退休回国后,他仍时时惦念着本会的运作情况,给了我们许多
卓有成效的指导和建议。
  黄老虽已离开了我们,但他对中医针灸事业的热情和无私奉献精神将成为我们的共同财富永存在我们心中!作为
我们的楷模,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继承黄老的遗志,为了祖国医学在美国的发扬和光大共同努力!
  黄羡明教授永垂不朽!
美国中医药针灸学会 (American TCM Society)
2011年10月29日于美国纽约 (郑灵主笔)


沉痛悼念黄羡明老师


从孟河医派传承学会会讯中知悉顾会长等到上海探望黄羡明老师,特发邮件给上海针研所的刘立公教授询问病情,谁
知今天早晨打开电脑惊悉恩师已于昨日在上海不幸逝世,深感悲痛。今年中秋佳节时曾与老师通电话慰问,他说身体
虚弱乏力,而他的回忆录几近完成,并盼望着下月我返回上海时见面。如今他却已驾鹤西去,令人痛惜万分。
   黄羡明教授是我的老师,从辈份上来说应该是我老师的老师,甚至是我老师的老师的老师,无缘在教室里聆听他的
讲课,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上海市科委组建上海市中医药专业委员会,黄老贵为该委员会针灸专业召集人,我有幸成为
针灸专业的秘书,为五位针灸教授工作,从那时起认识了大名鼎鼎的黄教授,以后在纽约反而有更多的机会聆听他的
教诲。
   黄老师于1920年10月出生与中国无锡一个殷实的中医世家,尊翁鸿舫公悬壶沪上,以针灸为业,黄老得其嫡传。千
百年来,一代一代中医都是以师带徒或者父子相传的形式延续,但是二十世纪初,名中医丁甘仁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
一家现代教育模式的中医学校——上海中医药专门学校(后改名为上海中医学院),黄老又在该校接受正规教育,
1938年全科毕业,在当时有这样背景的中医并不多。
   黄老师临床经验丰富,经历了开诊所然后工作于综合性医院和中医高等教育单位的过程。在30年代末成功地在上海
市中心区域开设针灸诊所,病员每天多达150多号。1952年应名医陆渊雷之邀,入上海市卫生局直属中医门诊部特邀
医师,1954年他有毅然放弃收入较高的私人诊所,参加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所中医医院即上海市立第十一人民医院(现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的筹建工作,并担任该院针灸科主任,两年后应市卫生局邀请调任以西医为主的上海
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正是由于在综合性医院工作的优势,1958年8月与西医合作首创针刺麻醉应用与扁桃体
切除术取得成功,这在世界医学史上是第一次,享誉中外,使他成为针刺麻醉创始人之一。
   在临床上,他谨守中医传统治则,配穴有方,重视脾胃,调和营卫,选穴精简,以少取胜,全神用针,旨在调气,
善用透针,以治痼疾。1991年被国家卫生部、人事部、劳动部联合评为国家级名老中医。上世纪90年代年逾七旬的黄
老师又应邀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克服英语困难,通过美国全国针灸考试,又修习英语学分,获得纽约州针灸执照,
在纽约皇后区再次悬壶济世。
   黄老师是国际针灸界具有影响的领袖人物,是一位学术渊博、医术高超、德高望重的良师,他为传播中医针灸、捍
卫中医科学、发扬祖国医学贡献了毕生精力。近七十年来的从医生涯使他成为一位著名的临床家、一位桃李满天下的
教育家、也是一位勇于创新的研究者,黄老师是中国针灸走向世界的开拓者,同时也是一位实践者,为现代针灸事业
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在纽约期间还为针灸在美国的发展而进言,经常挑灯夜战,写文陈情,致信白宫替补医
学政策委员会、致信纽约州教育厅、致信纽约州州长,为提高美国中医针灸专业人士的地位与权益呼唤呐喊,真可谓
此心昭昭、此情殷殷。
   黄老师府上有一副对联乃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羡其才复羡其德、明乎道在明乎心”。作为黄老师的学生以及针灸
事业的继承者,我们要发扬他那种热爱中医事业、不倦地为中医事业的发展奉献一生的精神,为中医针灸在海外的弘
扬并成为现代整合医学的一部分而不懈努力,而这也是黄老师一生的期盼。黄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敬爱的黄羡明老师永垂不朽!                                                                (陈业孟2011年10月29日)


20后海归老中医黄羡明的针灸生涯

【编者按】2009年上海世博会前,李永明同医生作家施雨拜访了从纽约荣归故里的黄羡明教授,下文取自施雨医生所
著《上海“海归”》
老中医黄羡明出生于1920年10月,从1938年本科毕业于丁甘仁创办的前上海中医学院(原名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算
起,迄今从事医疗、科研、教育工作将近72年。针灸医术由先父黄鸿舫嫡传,教材以《内、难》两经为主。内科方脉
从师包识生深造。
1952年应上海市卫生局中医顾问陆渊雷先生邀请,黄羡明任上海市卫生局直属中医门诊部特约医师。这个独立的门诊
部吸收了上海市中医各科名医,可称为中医的摇篮。1954年,他决心结束收入较高的私人诊所,参加新中国成立后第
一所中医医院即上海市立第十一人民医院(现名曙光)的筹建工作,并担任该院针灸科主任。两年后应市卫生局邀请
调任市直属三级医院以西医为主的上海市立第一人民医院(旧名公济)中医科主任,并兼上海中医学院筹建工作及针
灸教研组负责人。
1958年8月,黄羡明与西医合作首创针麻取得成功,他成为“针刺麻醉”创始人之一,在市有关领导大力支持下得到生理
学家张香桐、徐丰彦教授等重视,通过痛觉生理的研究客观证实了针刺麻醉的作用机理,有力推动了针灸医术迅速走
向国际,兴起了“针灸热”,使中国传统医学的针灸医术成为进入美国补充与替代医学中的先锋;1958年在国内首先开
展耳穴定位及耳针临床应用的研究工作,是耳针疗法中国奠基人之一。编写了《耳针临床应用》手册,并为全国举办
耳针培训;绘制并审定十四经穴位解剖挂图,用中、英、日、法、德、俄六国文字出版供销世界各国;开创并主编中
国第二本针灸杂志即《上海针灸杂志》,加强学术交流和研究工作的园地。
1964年3月,黄羡明应上海市柯庆施市长之聘,任上海市针灸研究所副所长,以后历任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所所长,
兼针麻肺切除协作组组长; WHO国际针灸培训上海中心主任。1978年,黄羡明任WHO西太区在中国北京召开针灸、
针麻学术讨论唯一的中国针灸专业代表。1987年,他被国家教育部第一批批准为中医教授,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导师,
针灸学科带头人。1991年,他又被卫生、人事、劳动三部联合评为国家级500位,上海市22位名老中医之一,并享受
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待遇。在社会公职方面,黄羡明曾任上海市第2─9届人民代表;中国民主促进会第6、7、8届中
央委员,第3届参议委员会委员;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员会常委、兼医药卫生委员会主任委员。
在半个多世纪中,黄羡明曾出访过五大洲2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许多国际性学术交流活动和工作会议,受到不少国
家领导人的接见和褒奖。在他的经历中曾为发展中医事业做了大量的推动工作。
黄老曾审编针灸学教材,西医脱产和业余学习针灸教材,以及国际针灸中、英、日文教材;在研究历代针灸文献考证
经穴定位和穴位局部解剖的基础上创制各种规格的塑料经穴模型及中国独创的磁场发光的经穴玻璃人,获国家奖励;
带领不少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开展针灸临床研究,取得不少科研成果,曾获不同等级的奖励;按正规化要求做好国际针
灸教育工作及外事工作,为世界各国培训了三千多名针灸医师。
在对外推行针灸治疗方面,黄羡明也有傲然的功绩。他应中国卫生部邀请在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为东欧波兰、捷克、西
德、保加利亚、罗马利亚等国举办为期八个月的西医学习针灸医学的培训; 应印度尼西亚卫生部邀请为雅加达中央医
院各科主任为期一年的针灸医学培训;应WHO要求在中国北京、上海、南京建立三个国际针灸培训中心,为发展中国
家西医师培训针灸医术,帮助WHO所提出2000年发展中国家人人享有医疗保健的诺言;任WHO传统医学合作中心特
邀顾问,在传统医学合作中心主任会议上为中国争取7个传统医学合作中心(上海2个、南京1个、北京4个),从原有
10个合作中心增至17个,中国占了41.2%;为日本大阪、横滨、神奈川等友好城市的针灸师通过短期进修培训,提高
针灸学术和技术水平;任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最早2名中方筹备委员之一,与日本多次协谈改组并扩大筹备委员会,使
中方筹委从2名增加到6名,并争取总部设在北京,主席与司库均由中国担任的愿望;参加WHO在中国北京召开针灸针
麻学术讨论会,以唯一一个针灸专业代表提出43个病症针灸适应症和经穴命名汉语拼音国际化,穴位编号国家化的意
见,得到大会通过,先由中国针灸学会提出具体方案由WHO向世界各国公布。
1991年,桃李满天下的黄羡明医生应邀旅美,在美期间考取了美国中医执照,更有效地弘扬祖国医学。2008年回国
后定居在上海,至今辛勤著书立说,继续为中医和针灸做贡献。                                       
(施雨 , 《上海“海归”》,文汇出版社,2010年)




悼念针灸大师黄羡明教授